程姐就像对弟弟似的关爱我,有什麽好吃的也不忘带给我一点。慢慢地我知道她丈夫在运输公司开车,经常跑长途,一个月在家呆不到七、八天。她有个女儿叫琴,读高二。因为她女儿学习成绩一般,程姐就想让我给她女儿辅导辅导。反正,下班後我也没啥事,就答应辅导她女儿。程姐的女儿长的像她,小骨头架,也很漂亮,尤其是两眼水汪汪的,跟会说话似的。 经过几次辅导,琴的成绩确实一般,主要是对所学内容理解不深,运用所学知识解题技巧不够。我就根据书本一点一点给她讲,引导她注意知识点,并结合一些题目进行讲解,逐渐提高琴的解题技巧。辅导两个月,琴的成绩有所提高,有一次班级考试,她的成绩上升到第九名,几乎每门课都比过去提高一二十分。琴高兴,程姐更高兴。 程姐对我越来越好,显得更亲切了,在上班时只要有其他人在,她不对我做什麽,如果没人在,她就会给我整整领子、拍拍身上的灰,说一些体贴关心的话,我能感到她对我的体贴里多了一份女性的温柔,我俩有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 有一天晚上,琴要去上晚自习,留两道题让我看看,下次给她讲讲。琴走後,我仔细琢磨那两道题,做好後就思考如何给她讲解,不知什麽时候程姐已站在我身旁,端来一杯水,在把杯子放桌上时,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有意无意抚摸了一下,让我歇歇。我回头看她,不知她什麽时候洗了澡,头发湿碌碌的,穿一件只能在家里才能穿的睡裙,手里拿一条毛巾正在擦披肩的头发,身上散发着香水味。 肮话我当时就感到有股冲动,随口说一句:「程姐!你好漂亮。」程姐腼腆一笑,用手在我大腿上打一下,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站起来说:「我帮你擦。」说完就从她手里拿过毛巾帮她擦头发,程姐也没拒绝,她离我很近,擦抹时能够看到宽松领口下很多部位,我也不知怎麽突然紧紧抱住她,凉凉的头发紧贴着我的脸旁,她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想把我推开,我紧紧抱住她不松手,见推不开程姐也就不再推了。 我去亲程姐的嘴,她迟疑一下便任由我亲,我边亲边用手揉摸程姐的身体,她喘着急促的呼吸,无力的向後退着,我拥着程姐倒在琴的床上,她的睡裙很宽松,没费什麽劲就脱掉了,我将程姐上身托起一点,解开她的乳罩,两只乳房呈现在我面前,乳房并没有下垂,很圆很肉实,乳头不很大,像小拇指头粗细,浅褐色。 我急色地张口含住一个乳头吮吸,用手摸揉另一个乳房和乳头,然後再含吮另一个乳头,手不停抚摸程姐的大腿,然後才伸进内裤里摸她的阴部,程姐眼闭着,头略微向後仰着,我又将她的内裤脱掉,她的阴毛不算太多,阴毛上部有三四指宽,紧贴着皮肤,显得很整齐。由於是第一次,心里有些紧张,胆子也不是很大,没有怎麽摸弄她,就脱掉衣服,和她做起爱来……干了二十多分钟我就忍不住了,在一阵快速抽插後,就射出精液。 肮在话,第一次并没有好好玩玩,两人都没有尽兴,我甚至连程姐下面是什麽样都没有看清楚,程姐也只是任由我抽插,话也没说几句。男女间有了那种事,就像上瘾似的,更何况程姐她老公常出车,经常不在家,琴一上课,家里就没有其他人了,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爱,做几次後,双方也都能放开了。 又有一天晚上,琴上晚自习刚走,我和程姐就拥抱在一起,相拥着倒在床上,两人飞快脱光衣服。我摸揉着程姐的乳房,来回交换亲吮乳头,两手不停抚摸她的身体,程姐温情地看着我,伸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着。我挺着坚硬的鸡巴在她面前,任凭她摸弄,程姐咬着下嘴唇,眼睛盯着圆突突的龟头,我将鸡巴顶到她嘴边,程姐会意地张开口含住龟头吮吸,然後向鸡巴根部含吞,接着就来回吞吐吮吸,不时伸出舌头舔弄龟头。 我将程姐拥倒,和她亲吻,吮吸她的舌尖,手不停揉搓她的双乳,低头含住乳头,用唇和舌裹弄舔吸。我慢慢向下亲着,一直亲到阴部,我伏在她的两条大腿间,手抚弄她的阴毛,用舌头撩开两片小阴唇,用唇含住吮吸,舌头上下来回舔荡,再用舌头挑弄阴蒂,含住裹吸。程姐大阴唇上几乎没有长毛,颜色也不黑,显得光亮乾净。 程姐按住我的头,揉摸我的头发。我的鸡巴早已发硬高高地厥挺着,程姐又爱抚一会儿我的鸡巴,我已经按耐不住,伏在她的身上,将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深深的插进去,她的阴道里很温暖很湿润,我并没有立即抽插,而是抵紧慢慢用鸡巴根部研磨她的阴部,品嚐阴道内收缩的滋味,不一会儿,程姐的水越来越多,两腿也渐渐张开,我的鸡巴就插在她阴户里,一进一出。摩擦着她的阴唇,我的手又轻轻夹她的乳头。 渐渐程姐的情慾越来越高涨,下身不由自主的向我挺送,我的龟头已经陷入她的阴唇里,紧接着我腰部一用力,整个的推进到里边,然後紧紧的拥着她,下边也是顶的一动不动。程姐的喘息更重,大口大口的热气喷在我的耳边,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热热的水流到我的阴囊上。我再次低头吸住她的乳房,把她的乳头在嘴里轻咬,她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 我问程姐:「要不要动动?」她紧闭眼睛,点点头。於是我动作缓慢的将她放平,我就趴在她的身上,下身紧紧连在一起。接着,我开始缓慢的抽动了,程姐这时睁开了眼,头上的头发一乱了,被细密汗水贴在额头,两片红唇微张,口里呼出热气,我就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两手轻轻撑着身体,我怕压的她太厉害。下边的抽动也逐渐加快,程姐的水流的更多,我已听到轻轻的「嗤嗤」声,做爱时特有的声音……水声。 我的龟头开始感到被有规律的吮吸,程姐的阴道开始收缩,她的阴道不是很紧,正好可以让我抽动,深度也是刚好被我顶到顶端,我每顶到顶端时,程姐的眉头就回很好看的皱起,同时嘴里也深深的呼气。我渐渐加快抽送,她的双手抓在我的肩头,嘴巴紧咬,发出「嗯……嗯嗯……」压抑的呻吟。 程姐阴道的收缩也加快了,我的龟头也开始跳动,不断摩擦她的内丧肉,两手自然用力抓她的双乳,大力的揉搓着,她的眼睛忽然向上一番,闭上了。同时下体紧紧夹着我,程姐两手死死的抓着我使我不能动。一股热流涌了出来,烫在我的龟头,她的高潮来了。我就顺势趴着,享受她的胸头肉的柔软,同时嘴巴吸住她的舌头,让龟头顶在最深处,让她好好感受一下高潮吧! 激战後,我的鸡巴还是硬硬的插在程姐的下边,她已高潮了,而我还没有,於是我又蠢蠢欲动了,我从背後抱着程姐,下边鸡巴顶进了她的淫穴,程姐也把双腿弯曲,好让我容易进去,就这样我们形成了後背势,我吻着程姐的耳穗,闻着她的发香,下体轻轻抽动,程姐刚刚高潮,腿间潮湿一片,我的鸡巴就在这片潮湿里进出。 我乘机抚摸她的肌肤,後背,屁股。这样插了一会儿,程姐又发出淫声了,我也开始觉得快感了,我把手指插进她嘴里,让她含着,程姐也乖巧的吮吸起来,上面还有她的骚水,我吻着她的脸,她的头发,下边的鸡巴加快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底。程姐也把屁股向後顶,配合我的抽送,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慢慢摸到了她的屁股沟,摸到了她的屁眼,那里也是湿湿的,那是她流的水。 我用力抽插着,程姐的阴道又开始收缩了,我的手指却悄悄的伸到她的屁眼,把中指一点点的插进去,开始她没发觉,因为我的抽插让她陷入阵阵的快感之中,神经麻痹了,等到她觉得痛时,我已插入半截中指了。程姐回转头,眉头紧皱,嘴里含糊不清「嗯……痛……痛啊……!」。我不作声,加紧了下边的抽插,抽了二十几下後,中指又进去了一点,程姐这时不说痛了,「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我在程姐的耳边轻轻说:「还痛吗?舒不舒服?」我更加深入了,中指也开始在她的屁眼抽送起来,程姐前後都被我充塞着,汗水粘湿了额头,下边也是淫水长流。抽插了一会後,我把龟头抽出她的阴道,顶在她的屁眼上,一点点挤进她的肛门里,说句老实话,我从没玩过了屁股。这次我要借此良机好好玩玩。程姐的眉头皱成一团,看来她是很痛的,我柔声说:「忍一忍,很快就好。」 程姐用手推我,屁股扭来扭曲,想不让我进去,我死死顶住,把整个龟头都顶了进去,我又:「还有一点点,别动。」这次,程姐不动了,乖乖的被我顶进去了,我的鸡巴在她的肛门里轻轻抖动,我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吻她的耳朵,「你看,没事了,我要动了。」程姐「嗯……」了一声。我就开始悄悄抽动了,她的肛门紧紧的,虽然有点干,但是我很激动,毕竟使我第一次进入女人的屁眼,而这种紧紧的包围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 程姐这拉着我的手,要我摸她的小穴,原来她的前穴失去了充实,让她难受。就这样,我的手指插着程姐的阴道,鸡巴插着她的屁眼,程姐在我的双重夹击下开始失态了,插了一阵後,我在程姐压抑的呻吟声里射了,我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她的肛门里,手指却加速进出,也让程姐在我的高潮里一泄而空。不一会她就来了第一次高潮,里面收缩更快,程姐有点控制不住了,不停向上挺动胯部,示意我快点抽插。 我奋力挺动臀部,很快程姐又达到高潮,整个身体扭动很厉害,甚至挺起上身,我急忙趴下抱住她的头,亲她的嘴,下面疯狂猛力抽插,一直将她再次干到高潮,就见她大声呻吟几声,紧紧搂住我。我和程姐经常做爱,次数比她和她丈夫做爱次数多的多。可後来发生的事出乎我的意料,我竟然和琴也发生了关系,有十几次。 有一段时间,程姐母亲生病,她请一个星期假回去照顾。走後第三天晚上天下暴雨,琴上晚自习时给我打电话说学校停电了又没带伞,让我去接她,再顺便辅导一下。我接她回家後,身上还是被淋了一些雨,我弄水擦洗後,琴也洗了澡,出来时上身穿一件无袖短衫,下身穿一短裤,胳膊和大腿尽裸。我以前并没有注意看过琴,可今天她刚洗完澡,毕竟十七、八岁了,发育也比较好。 说句不好听的,裸露的部位不能不吸引人,我承认我当时有不洁的感觉。坐落後,琴先把作业写完,然後让我给她辅导。她做作业时,我坐在她的床上,离她很近,能够清楚看见裸露的大腿和背後短衫下露出的皮肤,还能通过无袖袖口看清被乳罩罩着的乳房,琴的身材和她妈一样好看。等到琴做完作业,我就给她补习,由於我是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可以从领口看到她乳房很多部分,乳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琴说:「哥,自从你给我补习以来,很多内容我都能理解了,学习成绩提高很快,真要好好谢谢你哦。」 我故意说:「那你要怎麽谢我呢?」 「我请你吃火锅好吃的。」 「我这两天上火。」 「那你要什麽?说出来只要我有我给你。」我一时还真不知道怎麽说,琴看我半天不说话,就打了我一下说:「说呀。」 我看着琴轻声说:「我想吻你一下。」边说边梳理她的头发,她听後没有吱声,我就说:「你不是说,我说了你就给我吗?」 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终於说:「好吧。」 我让琴站起来,然後我搂住她的腰,将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吻起来,开始她的嘴唇紧闭着,经不住我的热吻,再加上她有些紧张,呼吸不畅,嘴巴慢慢地张开,我一边将她的舌尖吸进嘴里吮吸,一边把搂住她腰的手,一只伸进短褂摸她的後背,另一只手顺着腰伸进短裤里摸她的屁股。 琴似乎感到要发生什麽,想推开我,可又推不开,脸红红的说:「不要,我怕。」我问她怕什麽,没想到她竟说:「我怕、怕有了。」 我一听,知道有门了,就说:「别怕,琴,我不射在里面,没事的。」 琴被亲了半天,搂摸这麽长时间,也有所反应,就低声说:「就一次。」 我爽快的答应:「好。」说完搂着她就又亲又摸,琴的乳房圆圆的,肉实得很,乳头小巧玲珑,我轮流吮着两只乳头,手揉搓着乳房,感觉确实美极了,我亲了很长时间。然後再向下亲,这一次不像和程姐的第一次,我认真的亲吮着琴的阴部,琴的阴毛比她妈的多一点,连阴唇上都长了柔软稀疏的阴毛,从阴蒂到阴道。 我心跳加速,也无暇考虑,用双臂迅速将琴从腰间抱住,把嘴印在她的唇上,她无力的双手似乎只是想表达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和维护一下她的尊严,所以只是无力的一推就紧紧抓住我的双肩,好像怕失去什麽似的。琴张开嘴,让我尽情品嚐她细滑的舌头,然後将我的唾液和舌头一起吸进嘴里。我的左手抚摸琴的背部,原来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只有骨头,而我右手在她臀部上的动作也由抚摸变成了抓捏和揉擦。 琴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只会发「嗯」和「啊」的音,她呼吸急促,起伏的双乳压着我的胸部,我抱着她的感觉由清爽变成炙热,这股热流直达下体,使我的鸡巴肿胀着抵到她的小腹。我右手中指挤进琴两臀的缝,用力摩擦她肛门的外延,她也随之扭动臀部,小腹摩擦我的鸡巴,当我用力将她的裤子顶进肛门时,琴「嗯」的一声,全身颤抖。 我知道此时应该趁热打铁,左手一边感受光滑的肌肤,一边顺势将琴的上衣除去,右手则摸进内裤,滑腻而有弹性的臀部让人想将其全部掌握,但我的手可能连半个也抓不住,只好在它们上面来回的揉抓,当我要将右手绕到前面时受到了反抗,但我早有准备,用亲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只觉得琴一颤,人也好像窒息了,早已不能反抗,我也终於抓到了她那块神秘的嫩肉,滑腻的阴唇,细软的阴毛,动人的阴蒂,颤动的温热,幸福的快感从我的五指间传遍全身。 我让五指尽情抚摸琴珍爱的密处,中指压在小阴唇之间,用五指分隔四片大小阴唇和大腿,慢慢的按压,移动,最後我让中指停留在阴道口轻轻的摩擦,掌根也抚弄着阴蒂,我从她的脖子吻到胸口,然後将舌头伸进乳沟,品嚐未知的区域,琴的呼吸的声音很大,却盖不住她的淫声:「……嗯……嗯……嗯……啊……嗯……」阴穴在升温,中指也开始湿润了,琴在还能保持站立姿势之前,把我的上衣也脱了。 我将她平放在床上,扒掉了琴所有的裤子,湿漉漉的阴毛下淫水冲刷着我的手指,她紧闭双眼,享受着现在和将要发生的一切,我扯掉她身上最後的胸罩,两支雪白的丰乳在眼前一跳,大而白嫩的乳房呈半球型高耸着,紫黑的乳晕不大,上面嵌着黑枣般的乳核,这是无法抵御的诱惑。我脱掉外裤,用膝盖抵住琴湿润的阴穴,继续玩弄着阴蒂,腾出双手扑到双峰之间。 我将头埋进琴的乳沟,闻着那里的气味,舔着乳房的底部,细嫩的乳房摩擦着脸颊,双手攀着两峰颤抖的揉抓,我吻遍了琴的整个乳房,最後一口噙住右边的乳头,舌头卷弄着乳核,唾液湿润着乳晕,右手搓着左边的那支,然後换到左边噙住已被搓的发硬的乳核,又再换回右边,就这样尽情的吮吸乳头,轻咬乳晕,仔细品嚐这两个奇异的东西,就是因为它们我才来到这里。 「……嗯……啊……啊……嗯……嗯……啊……嗯……嗯……」琴想说话,但她一张嘴就只能发出这两个音。她脱去我内裤的手已经表达了她想说的话,她柔软的双手握着我早已粗硬的鸡巴向她下体拉去,琴一定想更好的了解我的鸡巴,平日矜持的女孩已经变成了我身体下面的一块慾望的肉体。 我知道不应让这个饥渴的女孩再等下去了,离开肥硕的乳房之前,我再次咬住琴的乳头,用手捏着另一个,彷佛要从里面挤出乳汁,可能是我用力大了一些,「啊……」琴发出疼痛的欢叫。琴是第一次,她那块芳草地还没有被别人践踏过,於是我从乳沟慢慢吻到肚脐,平滑腹部上的小洞充满了我的唾液,继续向下吻到阴阜,也许我还没有征服她,因为琴的双腿是并拢的,这是我和她都不能容忍的。 我用左手食指轻擦阴蒂的上端,感到琴的颤动,右手从右面大褪的内侧开始,抚摸过阴穴来到左面大腿内侧,再摸回右面,光滑湿润的肌肤使五指充满了慾望,随着抚摸揉捏频率、力度的加大,白嫩的大腿向两面慢慢分开,一股处女的体味扑面而来,淫水泉涌,这一定是阴道和子宫因为嫉妒阴唇和阴蒂在垂涎,稀松的阴毛掩盖不住密处,扒开滑腻的大阴唇,里面是红润的小阴唇,再里面是湿润的阴道口显得格外鲜嫩,就在那里我看到了神秘的处女膜,一股热流使我的鸡巴胀的更粗更大。 「嗯……嗯……嗯……嗯嗯……」饥渴让琴难耐,双手又伸向我的鸡巴,但我想按自己的步骤来,所以将她双手按在床上,用身体压住她的双乳,把舌头伸进嘴里让她吮吸又将她的舌头吸进嘴里品嚐,再移到侧面吻她的耳垂,龟头在阴蒂和阴道口来回摩擦,不时的撞击两边的小阴唇。 琴说不出话,手也动不了,只有哽咽而使乳房和下体开始振动,这使我更加兴奋,摩擦了一会儿,我把龟头停在阴道口,看见身下的琴因饥渴而痛苦的表情,眼前就是一个年轻的处女,极度的自豪和慾望使我用力向下一顶,龟头撑破处女膜,钻进了狭窄润滑的阴道,血染红了我们的结合部。 「啊……」痛苦的叫声之後,琴睁开眼睛,眼里含着泪,虽然我压着琴的肉体,但这时我觉得她十分娇小,令人爱怜,於是我放开她的手,亲吻她的眉、唇……当我向上拔起鸡巴时,她突然用手按住我的屁股,生怕我离开,我怎麽会离开呢?这时离开这个慾望的女人,可能比杀了她还难受,我鸡巴向上拔起接着向更深处用力一插,半根鸡巴陷了进去。 「嗯……」幸福的叫声过後,琴放心的用手搂着我的背,使我紧紧的压着她坚挺的乳房,我抚摸她的脸颊吻着她,她也会心的亲着我,鸡巴当然不能停下,缓缓抽出,再深深插入,阴道里湿润温暖,紧紧包裹着鸡巴,抽动时阴道内壁和鸡巴的摩擦,使我的鸡巴隐隐作痒,抽出时我身体向上送,好让鸡巴露在外面的部分可以摩擦琴的阴蒂,对她乳房的挤压也更大力了,抽出、插入,再抽出、再插入,鸡巴每次插入都更深、更大力。 「嗯……嗯……啊……哥……啊……嗯……好舒……啊……服……啊……」琴的呻吟鼓舞着我更大力的向阴道更深处插去,她屈膝将两腿分得更开,好让我可以插的更深,我用力一顶,龟头撞上了另一根管道,以我22厘米长的鸡巴,我知道那就是子宫颈,於是奋力一顶,将整个鸡巴插入阴穴,子宫颈包裹着龟头,一阵奇痒传遍整根鸡巴。 「啊……」欢叫声中,琴严守18年的禁地引来了第一位访客,并被我彻底的占有了。为了止痒,我开始在阴穴上蠕动,琴的双乳使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有距离,所以我用力挤压她的双乳,感受那里的刺激,她的淫声也越来越大,我用手在她软肋一捏。 「啊……」又是一声欢叫,琴不禁屁股一扭,这使我感觉鸡巴也跟着转动了一下,快感传遍了全身,也传到了她体内,因为她开始扭动她的屁股,这使我们都十分兴奋,我开始挤压她的阴穴,鸡巴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但琴的淫声似乎听不见了,她高举双腿,然後紧紧的缠着我的腰,手臂从後面死死的抱着我的背,原本狭窄的阴道也开始收紧,她彷佛已经窒息,身体只有紧缩和颤动。 我知道琴开始进入高潮了,紧包的感觉使我的鸡巴炙热无比,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射了,但如果我现在射精收兵,她的高潮也将很快退去,这对让我爽得快射的女人太不公平了,於是我继续有节奏的挤压她的阴穴,虽然鸡巴在她体内只是艰难的挪动,但却将她不断推向高潮,这样如胶似漆了约十分钟,在她快要退潮之前,我使出全力小腹向前一挺,鸡巴一挑,射了出去。 「啊……」尖细的叫声为我的高潮推波助澜,鸡巴一次次的挑动着她的阴道和子宫,精液不断冲刷着我开垦的殖民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射出最後一注精液时,我们都进入了极乐。我躺在床上,让琴趴在我身上,鸡巴仍留在她的身体里,我们全都汗湿了,不,也许是精湿淫湿了,我拉下琴的头饰,让她的长发散在肩上,长发女孩的感觉真好,我隔着长发抚摸她的背部、揉她的屁股,琴微闭双目,呼吸微弱,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静静的享受着最後的爱抚,身体颤抖着,尤其是夹着我鸡巴的那美丽的嫩肉,在我的小腹上哽咽般的颤动着。 我是的琴第一个男人,琴,我会让你的双乳得到最大的利用,让你的嫩肉感受从未有过的刺激,让你的高潮不断上升,上升。琴的呼吸平和了,睁开眼睛,留在体内的鸡巴让她想起就是现在这个柔软的东西刚刚刺破她的处女膜,抽插她的阴道,扎进她的子宫,浇灌她的宫腔,占有了她整个生殖器,摘走她18年培育成熟的果肉。 想到自己饥渴的呻吟,兴奋的尖叫,琴把羞红的脸藏进我怀里。她的声音依然尖细,但很温柔,当我用力一顶,血溅阴穴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过了。我将她放平,拔出鸡巴,好让她的阴道恢复原状,这样她的阴道才不会过早的松弛,我抚摸琴的乳房,由於刚刚交战了一场,乳房非常柔软,乳头也格外幼嫩,这对爽乳,真是爱不释手。 「琴,刚才感觉舒服吗?」我轻声问她。 「嗯,舒服。」琴柔声道。 「我想知道女人在做的时候身体有什麽感觉?」我继续抚摸,帮她恢复。琴搂着我,满面绯红。 「我感觉下面好痒,想去搔它,当你摸我下体的时候,彷佛有电一样,全身酥麻,好舒服,也不痒了,我希望你永远都这麽摸下去,但後来你动作加快,又摸又揉,我感到阴道里好痒好痒,原先那种还只是瘙痒,阴道里却是奇痒,我想找东西塞进去,摩擦止痒,但你就是不插进来,我想说话,但怎麽也说不出来,我里面痒的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你才插进来,虽然开始很疼,但真的好舒服,你向上拔的时候,又更痒了,再插时也感觉更舒服,那大概就是爽吧?後来我也分不清是痒还是爽了,只想紧紧抱住你,让我更痒更爽,你射精时,力气好大啊,我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分成两半似的,你顶的我快要死了。」琴的声音变的淫荡起来。 「我插进去的时候,你是不是哭了?」 「嗯,我很珍惜它的,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你就插进来了,不过我不後悔。以前听说做爱很爽还不以为然,今天才知道其中的乐趣,当女人真幸福,早点认识你就好了。」琴显得更加娇爽了,真想立刻再插进去。 「我当时的样子是不是很淫荡?」 「不,当时你很美。」 「你不会以後再也不到我这来了吧?」琴娇声道。 「不会的,我会经常来疼爱你的,再说,我还没说要走呢,等你恢复过来後,我们再做一次,我会让你更爽的。」 「那你等下要好好疼爱我喔。」她淫声道,「俗话把这种事叫什麽呀?」 「叫「肏屄」。」 「肏……啊……这字说出来好淫啊!」琴的声音的确很淫,「我听说人家都是快插猛干,好吓人噢,你怎麽不这样?但却搞得我好舒服。」 「快插慢干,各有千秋,我觉得慢慢品味才能让我们细细感受其中的快感,达到性爱的最高境界。但总是慢节奏的,也难尽其乐,时间一长也会乏味的,所以做爱的方法要有变化,等会儿我们就来个猛的让你感受一下,好不好?」 「我的下面早就是你的了,你爱怎样都随你,只要用力插我就行了……」我不再听她淫言浪语,准备实现我的承诺,我让琴平躺着,拿起她的手吻着,吮吸细长的手指,抚摸玉臂,当眼睛看到鲜活的双乳时,我不禁扑上去,吻、揉、吸、咬,琴也自豪的笑着,彷佛我已败在她的玉乳之下,这是不能允许的,我离开她的双乳,将她翻过来,心中暗想等会儿让你求我插你的阴穴,看你还笑不笑! 我的唇在琴平滑的背上移到臀部、大腿,我再将她翻回来,抓起她的右腿抱在怀里,用膝盖抵住她的阴穴摩擦着,我开始品嚐她的玉腿,揉搓着细长光滑的爽腿,从大腿到小腿,再从小腿摸回大腿,我将她的腿向上提起,紧紧抱在身上,让我的前胸和小腹感受她玉腿的柔嫩、细腻,肿胀的鸡巴触着她的大腿内侧。 我吻着琴白瘦的脚,坚硬的脚骨和上面细嫩的皮肤让我的慾望不断上升,当我吻她脚心时,她的腿忽的向回一抽,细滑的玉腿在我身上游走,摩着我的鸡巴,我抱紧她的玉腿以免它再滑走,然後舔着她的脚心,她的玉腿就拚命挣扎着,光滑的肌肤摩着我的上体和鸡巴,阴蒂也随着身体的扭动在我的膝盖上摩着。 「啊……啊……啊……嗯……啊……嗯……嗯……啊……啊啊……」琴的双乳有力的摆动着,阴穴里也有液体流了出来。 「痒啊……痒……别……别……嗯……别弄了啊……嗯……嗯……啊……快啊……快插啊……进来啊……嗯……啊……痒啊!」不知琴是脚痒还是穴痒,总之她已败在我的胯下。我分开她的腿,用力插了进去。 「啊……」从琴内心发出无比畅快的欢叫,也鼓舞我不断深入,我现在已是轻车熟路,我抓着她的两腿弯曲处在她胸前向两边分去,一下比一下更深更猛的插着她的阴穴,那里涌出的液体湿润了我们的大腿,雪白的双乳在我的动作下上下翻腾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声中我猛挑她的子宫,将炙热的液体一股股的充满女体,我们紧紧相拥。 後来几天,我们天天做爱,我准备了避孕药和避孕纸,可以放心将精液射在琴的阴道里了。程姐回来後,我仍然经常和程姐做爱,有时也能找机会和琴做爱。程姐似乎察觉到点什麽,但从没腿。只是在琴考上大学走後,程姐在一次和我做爱时说:「你呀!也够快活的了,大小两个都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