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欣月,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父亲是守旧性的知识份子,母亲是普通的 工人,家里并不富裕,可能是父亲老来得子的原因,对我的关心和疼爱可以说是 无微不至,但是对我的管教却很严厉,从来不让我跟男同学有过多的接触,而我 的叛逆和好奇心让我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那年我十七岁,父母的下岗使他们不得不做小生意,在院里开了个粮油店, 午饭和晚饭做些小菜卖给附近工地的农民工,正好我放暑假没有什麽事就帮他们 去工地卖小菜,一来二去跟农民工就混熟了,尤其是新华,他比我大一两岁,平 时经常光顾我家的生意,人多的时候就过来帮忙,久而久之我对他没有了戒心。 一个燃热的晚上,我跟父母刚要收摊,他跑过来以买东西为由在我身边悄悄 的说了句:「一会儿我在凉亭等你,有事让你帮忙,不见不散!」我还没来得急 问他什麽事他就跑没影了。 回家这一路上一直在想他会有什麽事让我帮忙呢?我是去还是不去呢?思量 了再三还是决定去吧,反正也不会有什麽大事。 到家以後跟父母说我的发小有事找我,他们质疑了好一会儿,再加上我的软 磨硬泡他们同意我出去了,那时已经八点多了。 我远远的看到凉亭那有个人影向我走过来,越来越近,他居然换了衣服,白 色的T恤,蓝色的短裤,看上去很精神。 我问他:「这麽着急有什麽事呀?」 ? ?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就说:「咱俩溜达溜达吧!」我点了点头。 他带着我朝着小门口走去,一路上他什麽都没说,我在他後面跟着,一直走 的离小门岗亭不远的一个小路上停了下来,坐在石阶上,我刚要随着他坐在石阶 上,他说:「你还是坐我腿上吧,石阶上埋汰!」 我迟疑了一下,他猛的把我拽到他的怀里,双臂死死的搂住了我,我拼命的 挣脱都是徒劳的,我问他要干什麽?他告诉我:「就是想抱抱你,没有别的!」 我就没在说什麽,老老实实的坐在他的腿上,谈天说地。 这样的局面只维持了几分钟,他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慢慢的顺着我的衣服 底边触碰到了我。的肌肤,我打了一个寒颤,马上伸手去抓他的手,可是我做什 麽都是徒劳的,问题要干什麽?他坏笑着回答:「放心,我不干别的!」我不太 相信他的话,可是又挣脱不开他的手,只好任由他。 慢慢的他的手摸到了我的後背,突然感觉一松,我的内衣被他解开了,想试 图挣紮可我根本就是白费力气,他的手一点点的向前面进攻,马上就要摸到了我 的乳房,我刚要喊他住手,只见他的脸凑了过来,用他的嘴堵住了我的嘴,舌头 缠绕着我的舌头,趁着他不注意,我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头,他疼的不得了,我以 为他会停止他的动作,可是没想到他那双大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两个乳房,疼的 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我张开了嘴,他也没有那麽用力的抓我的乳房了,这时我 感觉到了我乳房的变化,乳头在他不停的蹂躏下已经硬了,这样被男人摸我还是 头一次,也许有很多人都不相信,到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父母都是很封建的人。 不知道什麽时候他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麻绳,把我的双手绑了起来,又拿出一 块医用胶布粘到了我的嘴上,我不停的挣紮,一切都是白费力气,眼泪不停地流, 不知道之後要发生什麽,我後悔认识了这个人,不该如此的相信他。 看我不再反抗,把我抱起来平躺着放在了石阶上,我的衣服在他看来已经是 多余的了,他毫不犹豫的褪去了我的T恤和内衣,堆到了我的手腕处,扒掉了我 的长裙和和内裤,我的一切他尽收眼底,此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他用舌头开始舔我的额头、眼睛、鼻子……慢慢的舔到了乳头,并用牙齿不 停地咬着,要的我很疼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停留了一会舌头接着往下走, 走到了肚脐、小腹,不好快要到到我的私处了,我拼命的摇摆着我的身体想阻止 他的动作,可是没有想到我的摇摆反到增添了他的兴趣,:「怎麽样?是不是给 你舔舒服了,还想要?」他这麽舔我,我的确很舒服,可是我却在不停地摇头。 在他跟我说话的瞬间他的舌头已经舔到了我的私处,他擡头淫笑着对我说: 「你真是个淫娃,才这麽一会儿,就已经湿了一大片,一会儿我会让你欲仙欲死 的!」舌头不停地舔我的私处,淫水直接流到他的嘴里:「嗯,好喝!」看到他 现在的样子和我以前认识的他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他的一只手不停地抓这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慢慢的试着伸进我的阴道里,他 愣了一下:「之前你说你是个处我还不信呢,没想到呀!哈哈……我今天还捡到 了一个宝,放心,哥今天就让你成为女人!」听到这话我的头已经摇成了拨浪鼓, 嘴里不停的发出声响,希望经过的人或是十米外岗亭里的士兵能够听到过来救我, 我发出的声响激怒了他,伸手就给了我一耳光:「臭婊子,我为了得到你我费了 多少事,帮你家忙着忙那的,你还不让我尝点甜头?就算不把你的嘴堵上又有谁 能救你呢?别忘了这是小门现在也很晚了,有几个人能从这走?至於岗亭的士兵, 他们现在应该喝的正高兴呢!」一听他这话我彻底绝望了,看来今天我真的要成 为女人了。 「不行,我要受不了了!」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他的大鸡巴,应该能有十四五 厘米,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鸡巴,当时吓了一跳。他把我的腿搭到了他的肩上, 手把着他的大鸡巴对准了我的小穴,:「骚货,我现在就来惩罚你!」 ? ? 只看他的身体往前一送,疼痛的感觉马上传遍了我的全身,几乎就要昏死过 去了,接着他快速的抽插,双手狠狠的抓着我的乳房,还时不时的揪我的乳头, 我疼痛欲裂,他嘴里不停地说:「臭婊子、骚货、淫妇我要干死你!」 ? ? 疼痛好想一直就没有减轻过,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好像跟我有多大的仇似的, 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抽插的速度一直没有减慢过,过了大概也就几分钟 速度更快了,随之而来的好像有一股暖流进入了我的体内,他趴在了我的身上: 「处女就是紧,这才几分钟呀,我就射了!」过了一会儿起身说道:「你的逼好 舒服呀,我的大鸡巴还没有软呢!」 ? ? 他开始慢慢的抽插,这时我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在他的活塞运动中我有 了跟刚才不一样的感觉,脸上没有了疼痛的表情而是泛起了红晕。 ? ? 「骚货,怎麽?现在是不是舒服了,是不是还要我的大鸡巴?」我点了一下 头马上又摇了摇头。 ? ? 「你不用不承认,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现在很舒服!」的确我现在很希望他 的大鸡巴来干我,突然他停了下来,把他的大鸡巴拔了出去,他的大鸡巴上我的 淫水、破处的血和他的精液交织在了一起。 「骚货,转过去屁股对着我!」我乖乖的按他所说的去做,屁股翘的高高的 等着他的大鸡巴干我,他猛地一挺腰大鸡巴就进了我的湿穴,用手不停地拍打着 我的屁股,我呻吟着。听着我的呻吟他来了兴致,力度比之前还要大,每一下都 能碰到我的宫颈口。 「淫荡的母狗,我要射了!」我被他干的心花怒放,随着他的冲刺,我的身 体也有了变化,想把全身的力气都转移到我的骚穴上,紧紧地夹着大鸡巴,他射 了,直接趴到了我的背上,我也没有了力气,勉强用四肢支撑着我和他的身体, 後来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高潮」。 他直起身体一只手拽着我的头发,一只手撕掉了我嘴上的胶布说:「母狗, 给我把它舔乾净!」我乖乖的听从他的话,把大鸡巴一下一下的舔乾净了,大鸡 巴又有点上扬的意思,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了有人说话,连忙拿长裙挡住了脸和 身体。 「干什麽的?」一个男人喊道,手里拿着手电筒向我们走来,我害怕的缩成了 一团。 「没……没干什麽!」 「没干什麽?」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原来向我们走来的是两个男人。 「别不好意思,我俩都在旁边看了好半天了,这妞刚被你破处。」说话间晃 晃悠悠的走到了我们跟前,是两个士兵,看样子喝了不少的酒,一个高一点但很 瘦,一个矮一点却很壮。矮个的一下把我的长裙抢走,我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们 面前,矮个的色眯眯的看着我对高个的说:「哥,这妞刚破处一定还很紧,要不 咱俩也尝尝?」 高个的淫笑着说:「听她刚才的呻吟我早就按耐不住了!」 听了他们的对话我刚想起身逃离这个地方,却被新华抓住了我的头发拽了回 去,「淫荡的母狗,你想去哪?乖乖伺候两位兵哥哥!」 「不可以,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我刚被他糟蹋,我不要再被两个男人蹂 躏。」 「怎麽?敢不听我的话了?那就别怪我了!」他低头去找刚刚扯下来的胶布 没找到,就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塞到了我的嘴里,拽着我被绑着的双手,我又被 他放倒在了地上。 「两位大哥请享用!」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个士兵互相使了个眼色,麻利的褪去了自己的衣裤,一起想我扑来! 「哥,你先来吧!」高个的看了一眼矮个的点了点头。 高个的劈开了我的腿,用手电筒照着我的湿穴,「嗯,不错,阴唇颜色粉嫩 肥厚!」先是用一根手指伸进了我的小穴、两根、三根的时候我已经有些吃不消 了,「看来一会儿你有的受了!」 ? ?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就感觉下体有一丝的疼痛感,他的鸡巴已经进 入了我的小穴,他的鸡巴比新华的还要粗,但没有新华的长。 「啊……这逼夹得我舒服呀,是条好母狗!啊……啊……」 高个的干着我的小穴,矮个的也没有闲着,嘴和手不停地蹂躏这我的乳房, 「这妞奶子又白又大,真想把它咬下来!」 「不行了,干这个小骚货太舒服了,我要冲了!」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我 知道他要射了,我不自觉的也在配合他,不停地呻吟着,他射的同时我也来了高 潮,大概射了五六下他就把大鸡巴拔了出去,带出了很多精液和淫水。 高个的向矮个的使了个眼神,两人互换了位置,矮个的淫笑着说:「母狗, 看我怎麽收拾你!」 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鸡巴,把我吓坏了,他的鸡巴虽然不是很粗但是比其他 两个人的都要长,而且还带弯,刚才新华的鸡巴我已经吃不消了,这个这麽长我 怎麽能受得了呢? 矮个的把我的一条腿搭到他的肩上,摆出射击手端着枪要射击的架势腰猛的 往前一送,大鸡巴已经顶到了我的宫颈口,可是外面还露出一节,我拼命的摇头 示意他我不行了,让他饶了我,他却说:「怎麽?这就不行了?好,我让你好好 享受一下!骚狗!」 ? ? 他开始抽插九浅一深,持续了有十分钟左右,力度越来越大,感觉到了一丝 疼痛,我的小穴把整个鸡巴都吞了进去,好像鸡巴觉得我的小穴我够深自己又开 了一条小路,「小骚货不错呀,没有几个妞能够整个吞下我的鸡巴,现在我的鸡 巴已经把你的宫颈口顶开了,是不是比刚才更爽了?」 「啊……啊……我要射了,骚狗,我要直接射到你的子宫里!啊……」 随着他的射精我居然也喷出很多淫水。 「哈哈,真是条骚狗,潮吹了!」新华接着说「两位哥哥,这麽个尤物要不 我们来点新鲜的?」 「什麽新鲜的?」高个的问。 「我们正好三个人,一人一个洞怎麽样?」 两个士兵互看一眼,异口同声的回答:「好主意!」 三个人正在一旁商量谁用那个洞的时候,我趁他们不注意捡起裙子和内裤就 要跑,可我的动作没有逃出新华的眼睛,一把拽住我的头发,上来就是一嘴巴, 「臭婊子,想跑?」 ? ? 我摇摇头,「你要是不好好伺候我们三个,看到那边士兵的宿舍楼了吗?我 就让他们每人干你一次!」 ? ? 我只有乖乖得听他们的话,新华把我手上的绳解开,塞在嘴里的内裤也拿了 出去,「好好伺候我们三个完事我就让你回家。」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於是高个的躺到了地上,我扶着他的粗鸡巴对准我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 然後趴在他的身上,矮个的在我的後面用手摸了摸我的肛门,「看来你第一次肛 交就要给我了!」用手扶着长鸡巴试探着往里插,由於之前被他们干的时候就了 不少的淫水已经沾满了肛门,所以尽管是第一次肛交也不是很费事,「啊……这 肛门口好紧呀!」 两个士兵一上一下的抽插着,开始有点不协调,慢慢就好多了,我下体的两 个洞都被插进了鸡巴,让我有了很充实的感觉,两个鸡巴之间只隔了薄薄的一层, 互相的摩察着。 「啊……好舒服,两个哥哥快干死我吧!」我不停的呻吟着,声音明显比之 前要还骚、还浪! 「骚货,别忘了这还有一个呢!」新华挺着他的大鸡巴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开始用舌头舔他的大鸡巴,慢慢的帮他套弄。 我身上的三个洞都插满了鸡巴,一上一下的配合着,两个兵哥哥都说快不行 了。 「二位哥哥,等等我,我们一起向这条又骚又浪的母狗开炮!」 我嘴上加快了速度。 「啊……我要射了!」「哦……我也要射了!」「哥哥,等等,我也来了!」 在他们射的同时我又一次潮吹了。 我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晃晃悠悠的往家走。 隐约听见後面的谈话,「两位,这妞不错吧,绝对是物超所值!」 「嗯,不错,下次有什麽好货色想着我们哥俩,我们也不会亏待你的!」 「fang心吧,两位哥哥!」